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

门诊大厅夜间开放给家属“打地铺”:《楚天都市报》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年07月22日 点击数: 字体:

楚天都市报讯 图为:18日晚8时许,武汉亚心医院门诊大厅已有不少患者家属开始“打地铺”。 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摄
    图为:亚心医院工作人员为打地铺的患者家属进行登记

    □楚天都市报记者刘迅通讯员陈露吕惠 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

    武汉酷暑难耐,对于各地来汉求医者而言也是一场不小的“烤”验,尤其是住院手术患者的家属,住宿成了难题。
    18日晚,楚天都市报记者探访武汉亚心医院,走进门诊大厅就感受到一股清凉——送走了白天的门诊患者,这个300平方米的大厅成了近百位外地患者家属的临时“寝室”,地上一个挨一个摆满了“地铺”。
    为帮贫困患者及家属减轻经济压力,该院自2010年开始推出一项惠民举措——每晚腾出大厅,清扫消毒后,打开空调让患者家属“打地铺”,让他们能够有个免费的住宿之地,每晚能够离自己的亲人更近一点。

    大厅开放前必清扫消毒

    当天下午5时30分,门诊时间结束后,医院管家部服务员李生明推出清洁车,忙着扫地、拖地、擦凳子……不到半小时,门诊大厅变得锃亮,等待着患者家属。
    为让大家睡得安心,大厅清扫后还要严格进行“消杀”。晚6时许,楚天都市报记者随李生明一起,沿门诊大厅一圈仔细喷洒,白色喷雾的药水几乎没有异味。
    待再一遍地面抛光打磨后,晚上7时30分,安静的大厅慢慢开始热闹起来。陆续有家属抱着行李来到大厅“占位置”,将泡沫薄垫在地上铺开。
    在大厅的角落,今年50岁的杨叶带着2个女儿挤在一张塑料垫上。此时5岁的小女儿已经入睡,13岁的姐姐将她向中间挪了挪,轻轻攒好薄被后,和妈妈分睡在妹妹两侧。
    杨叶老家在河南驻马店,丈夫因多年的房颤来汉手术。杨叶说:“孩子太小没人照顾,只好都带在身边。本想带她们住旅社,但一晚至少几十块,太贵了。丈夫7万元手术费好容易凑齐,实在没钱。”听病友说医院大厅能打地铺,整晚有空调还不收钱,她就花15块买了一张薄塑料垫,和2个女儿一起凑合。
奶奶打地铺半个月陪孙子
    “赵师傅,您今儿睡这边啊。”“大娘,您儿子恢复得怎么样?”晚上9时,打地铺的家属一个紧挨一个铺好“床”,渐渐将门诊大厅填满,有些住得久而相熟的家属相互“串门”聊天,随处可以听到各地方言。
    “要说住得久的我算一个,打地铺有半个月了。”55岁的宋福香告诉记者,她3岁的小孙子在襄阳当地医院查出复杂先天性心脏病,必须尽快手术。7月4日,一家人带着孩子赶到亚心医院,并于11号做了开胸手术。“孩子太小,爸爸留在病房陪护,我晚上就来大厅打地铺。”宋福香说,家里人心疼她,劝她去外面住,可她坚决不愿意,说什么也要在医院打地铺,这样感觉离小孙子近一点。
    宋福香说:“在外面住宾馆半个月得要一千多,我这把老骨头辛苦一点,把钱给孙子省下来治病。”

    儿子睡纸箱隔空守老父

    晚上9时30分,有人已打呼噜进入梦乡。亚心医院一名管理人员拿着记录本,对打地铺的家属挨个询问登记患者的姓名、楼层、床号。该工作人员说,多时有近百人在大厅打地铺,为了安全,医院每晚会派一名专职保安为大家通宵值守。
    晚上近10时,一位家属抱着压扁的纸箱轻手轻脚走进大厅,选定在大厅角落后,将纸箱铺到地上。
    原来,47岁的魏治广老家在安徽阜阳,纸箱是他从医院旁边捡回来打地铺用的。他说:“买个泡沫垫得几十块,睡纸箱挺好的,没啥大不了。医院给个地方我睡觉,还有空调吹,比外面凉快多了”。“大姐在父亲床边陪护,我想着自己能省一点是一点。关键是,我在医院打地铺,感觉离老人更近一点。虽不在一个楼层,但能在医院守着尽孝也安心。”魏治广说,他70岁的老父亲在家冠心病发作,紧急送到亚心医院手术才救回一命。
    晚上11点,随着灯一盏盏熄灭,门诊大厅慢慢安静下来,楚天都市报记者轻手轻脚离开了这个既清凉又温暖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