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

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

心友会

心友会动态

我信任
我放心
我感激

字号: + - 14

 

2000年,由于患有二尖瓣狭窄,我睡不能卧、食难吞咽、行则气喘,无法正常生活,再次住进了武汉某大医院。经诊断检测,不但二尖瓣重度狭窄关闭不全,并且肺叶淤血,双胸积水,肺主动脉、支气管都产生病变。本来决定换瓣治疗,却又感到风险很大。后来便提出我的血液有“病源性传染”,需要另交三千元的“手术消毒保健费”。然而就在交费后等待手术实施前夕,忽然因一起手术失败,原本对我手术把握不足的勉强安排也立即取消了。这使我恍然大悟:看来我要迈过手术这个坎,关键在于一个拥有优秀技术和精湛技能的可靠医疗团队。
怀着求治的希望,我们来到亚心医院。并毫不掩饰地陈述了自己的严重病情与担心。令人意外的是,他们不但闻之不惊,而且热情迅速地接收我住院,时经一周有效的调治、检查、会诊,手术方案很快确定。
4月24日上午,在家属陪送下和朱晓东院长现场轻松地话语中,我被推进了一尘不染的现代手术室。下午2点左右手术顺利完成。在监护室护理一天后,我便回到普通病房。圆满的手术,使我们满是惊喜和感激,更让那些住在外院得知的昔日病友大受鼓舞。他们有的转院前来,有的电话向我咨询,一时我被视作“亚心”手术成功的见证人,深感幸运。
成功的手术使我终身难忘。同时也让我亲身体会了他们诚实守信的良好医德,在手术前,我曾是被断定为必须承担“手术消毒保健费”的“病血者”。但亚心医生告诉我,手术中我没有输用一滴备用血浆,所需用血完全是我自身合格血液的循环再用,这不仅澄清了所谓“有病源性传染”的谬误,更不需要支付那笔费用。
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亚心医院向社会发出的坚定响亮的承诺:“给我一份信任,还您一颗健康愉快的心!”对此我真诚的回答:我信任!我放心!我感激!
 
武汉患者:肖大贵